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 /  媒體聚焦

做好“跨周期調節” 實現農業可持續發展

2021-09-15     來源 : 農民日報

前段時間,黨中央、國務院部署經濟工作,“跨周期調節”成為解決當前經濟問題的關鍵一招。

  近兩年受疫情影響,國內外經濟波動頻率增加、振幅加大,經濟指標都失去了可比性,我們也不能再用短期視野和單周期思維看待問題,統籌眼前和長遠,實施跨周期調節成為必然。筆者認為,對農業進行跨周期調節,既是針對產業本身自然屬性使然,更是疫情下保持農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需要。

  跨周期調節針對周期性風險而言。這種風險表象是價格的周期性大起大落,實質是市場供需雙方共同作用的結果。與其他產業不同,農業周期性體現于內在和外在兩個層次。一方面,農業生產天然具有周期性和季節性,這種屬性也會讓農產品價格出現波動,但這種波動不會帶來大的風險;另一方面,農業還容易受到外部因素影響,比如政策調控、市場信息、國際貿易等,這些最終造成市場供需失衡,出現農產品“多了多了”“少了少了”的情況,進而引起價格周期性大幅波動。這才是農業真正的周期性風險所在,也是進行跨周期調節的重點。

  針對經濟中會遇到周期性風險和結構性風險,應對結構性風險,我們更多靠改革的辦法;而應對周期性風險,此前我們在短期內主要采取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進行逆周期調節,但針對當前經濟周期波動較大的情況,則更需要通過有效的宏觀調控來進行跨周期調節。

  與逆周期調節不同,跨周期調節不是短期的“削峰填谷”、熨平經濟周期波動,而是立足長遠,通過政策宏觀設計和共同發力,解決發展中不平衡不充分等中長期問題,促進經濟結構持續優化和高質量發展。對于農業跨周期調節,筆者認為要注意以下幾點。

  一是注重長期性。“跨周期”側重中長期調節,比如對農業而言,短期重產量,中長期重產能,調節的重點是打基礎的產能建設,包括高標準農田建設、能繁母豬存欄水平等,只有藏糧于地、藏糧于技,才能在關鍵時刻產得出、供得上,也能從根本上減少周期波動。

  二是注重整體性。“跨周期”要求在整個國民經濟大局中去制定政策、配置資源。比如農業調節要立足新發展格局,在當前經濟恢復消費端落后生產端、內需落后外需的情況下,一方面要保障供應防止發生通貨膨脹,另一方面可以適度進口調劑余缺。

  三是注重可持續。“跨周期”要求政策具有前瞻性,實現可持續發展。比如農業調節立足解決種子這個要害問題,以及農業綠色發展,加大優質農產品供給,這些都是未來的核心競爭力,也讓我們在抵抗周期波動中有了“主心骨”。


返回
欧美野人三级经典在线观看_欧美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_尤物TV国产精品看片在线